同样对敌妥协城下之盟为何渭水之盟让唐朝变得

  渭水之盟是唐朝与突厥关系上的一次胜利,不但避免了唐朝在式微的状况下作战,而且稳定了唐朝的基础,为唐朝的后期发展经济、恢复生机赢得了时间。而澶渊之盟则是宋真宗在有…渭水之盟是唐朝与突厥关系上的一次胜利,不但避免了唐朝在式微的状况下作战,而且稳定了唐朝的基础,为唐朝的后期发展经济、恢复生机赢得了时间。而澶渊之盟则是宋真宗在有利的军事形势下接受求和的结果。同样对敌妥协,为何渭水之盟让唐朝强大,澶渊之盟让宋朝更软?

  公元626年,发生了一件令唐太宗李世民永生难忘的事情。当年7月,突厥首领颉利可汗趁李世民刚刚即位、朝政不稳,率领20万大军侵入中原,长驱直入来到离唐朝都城长安只有40里的渭水北岸,旌旗飘飘数十里,声威震天。由于突厥军队来得太过突然,唐朝没有做好准备,京师兵力空虚,区区数万人马根本就不堪一击。

  李世民琢磨着躲不过去了,带着高士廉、房玄龄等6个人,亲自去找颉利可汗谈判。李世民是一个军事天才,也是一名谈判高手。在谈判中,他坚持“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的原则,一方面迅速调动军队前来保护长安;一方面又对颉利可汗许以金帛财物。颉利可汗要求不高,见好就收,在渭水上与李世民签订了和平协议,带着大批金银财宝,打着饱嗝满意而归。

  “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在李世民的退步下,一场箭在弦上的大战终于偃旗息鼓。这就是被李世民引为一生耻辱的“渭水之盟”。

  无独有偶,300多年后的1005年,北宋与辽国也签订了一份类似的协议。1004年秋,辽国萧太后与辽圣宗亲自率领大军南下,深入宋境,逼近北宋都城东京。北宋朝野震惊。怎么办?当时朝廷里有两种意见。一是主张脚底抹油——逃跑,这以大臣王钦若、陈尧叟为代表;一是力主坚守东京,不但不跑,宋真宗赵恒还应御驾亲征,这以宰相寇准为代表。

  宋真宗打内心支持逃跑路线,可作为一国皇帝,大敌当前就这么逃跑了,面子上挂不住,只好按照寇准的意见,御驾亲征,北上抗敌,抵达澶州。宋真宗来到前线后,前方将士受到鼓舞,“诸军皆呼万岁,声闻数十里,气势百倍。”他们奋力杀敌,一箭射杀辽国主将萧挞凛。辽军士气为之遭到重挫。

  然而,就在一片大好的形势下,宋真宗接受了辽国要求谈判的请求。双方一拍即合,很快就达成了“澶渊之盟”。“澶渊之盟”一共4条,最核心的内容有两条。一是宋辽成为兄弟之国,平起平坐;二是宋朝每年给辽国30万银绢。这里有一个很有意思的细节。当谈判结束后,宋真宗派侍者悄悄问宋朝谈判代表曹利用,许给辽国多少银两。

  曹利用伸出3个手指,侍者以为是300万银绢,报告宋真宗后,宋真宗大惊:“太多了。”又转而说:“还是勉强可以接受。”最后他得知是30万银绢后,高兴极了,夸曹利用:“才30万,这么少!你很会办事!”

  李世民的人生发展轨迹,算是比较顺利的。他17岁投身军旅,到雁门关营救隋炀帝;19岁设下“美人计”,鼓动父亲李渊从晋阳起兵,加入推翻隋朝的洪流;20岁凭借累累战功被封为尚书令,加封秦王;23岁参加“虎牢关之战”,以少胜多,一举灭掉窦建德和王世充两大割据力量,唐朝统一之势已成必然;28岁通过“玄武门之变”成为大唐王朝的新任……“渭水之盟”给了他沉重的打击。当然,对于李世民这种心理素质和身体素质都很过硬的人来说,任何打击都不能将他击倒,相反,只能让他变得更强大。

  痛定思痛,在“渭水之盟”之后,李世民一方面发展经济,实行均田制和租庸调制,调动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业是百业之本,有了农业作为基础,手工业、商业、畜牧业等产业得到迅猛发展。整个国家的经济呈现蓬勃发展、欣欣向荣之势。另一方面,李世民积极进行军备,秣马厉兵,特别是针对突厥的骑兵优势,训练出一支强大的骑兵部队。

  “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仅仅过了3年,李世民就打响了复仇之战。629年,李世民一声令下,名将李靖、李绩出师塞北,主动攻打并打败了突厥军队。第二年,曾经不可一世的突厥首领颉利可汗被俘虏,送至长安。祸害隋唐几十年的突厥至此彻底歇菜,李世民因此被西域诸国尊为“天可汗”。一个强大的唐朝冉冉升起。

  “澶渊之盟”后,北宋又是如何呢?应该指出,“澶渊之盟”结束了40多年的战争,为北宋和辽国带来了长达百年的和平,有利于两国之间的贸易关系、民间交往和民族融合。对于北宋来说,每年30万银绢远远低于用兵的费用,简直就是一笔划算的买卖。而在和平之年,北宋可以聚精会神、心无旁骛地发展经济,所获得的收益更是何止300万银绢、3000万银绢!百年和平,让北宋经济社会进入巅峰时期,相继迎来了宋真宗的“咸平之治”,宋仁宗的“仁宗盛治”。

  然而,“澶渊之盟”也像一剂剂,让北宋王朝的统治者陶醉于盛世王朝的繁荣里不可自拔。在“澶渊之盟”之后,朝廷中王钦若、陈尧叟等主和派占据了上风,马知节、曹玮、王德用等武臣遭到排挤。军事上更是“忘战去兵”,曾经精锐善战的禁军部队“武备皆废”,不堪一战。倒是常年驻扎于边境战线的陕西军,还保持着一定的战斗力。

  “澶渊之盟”还开启了一个危险的先例。“澶渊之盟”是辽国在战事处于极端不利的情况下签订的。在那以后,辽国经常狮子大开口,向北宋索求钱物。北宋为避免战争,一律照准。长期以往,朝廷上下形成了“以金钱换取和平”的意识:“凡是能够用钱搞定的问题,都不是问题。”结果,北宋王朝变得更加不思进取,毫无居安思危的危机感。

  1127年,当来自北方的后起之秀金国挥师南侵时,北宋军队基本上没有抵抗力,让金队轻而易举地就打到都城东京。宋徽宗、宋钦宗父子还幻想用大量的金银来解决战争,没想到金国不是辽国,他们根本就不吃这一套——于是,北宋结束了。

  同样对敌妥协,为何渭水之盟让唐朝强大,澶渊之盟让宋朝更软?

  有些人把“澶渊之盟”“渭水之盟”放在一起,作为宋朝“妥协换平安”的掩护词。然而,双方是没有可对比的地方。

  在弱势时,“花钱买太平”当然正常,唐朝也是如此。但“买”的时候,心想的应该是如何自强而不是心想“这回可以保住江山了”

  宋朝在“澶渊之盟”后,一心搞经济,为的不是宋朝实力强大、百姓生活富足。而是为了保住江山,不断地用物质收买各式精英人才、对贪腐不仅是漠视更是鼓励。哪有什么收回“幽云十六州”的勇气,其后,以强势态势又丢失对西夏地区地控制。所以,对敌妥协很正常,但问题是你有没有“卧薪尝胆”的自强的决心,“尝胆”之后你得去实现强大。很显然,宋朝根本就没有收复故土的决心,觉得故土不重要、无所谓。但是,唐朝的皇帝们却是男儿汉,特别是唐太宗更是一位伟大的皇帝。

  “渭水之盟”是唐太宗在军事实力准备完毕前的最后一次妥协:是以十年的“隐忍”换来三年后的奋起

  李渊建国时,为防止突厥政权帮助隋朝,命刘文静送礼始毕可汗,双方共灭隋朝,唐朝得土地、突厥得财帛金宝。之后,又用卑微的词语、优厚的财富换取突厥对唐朝政权的承认。与此同时,唐朝政权对内尽力平灭内乱和发展民生。隋朝的义成公主在颉利可汗继位过程中,与其达成“复隋”的共识。

  武德九年六月李世民发动“玄武门之变”,两个月后李世民继位。这时,颉利可汗率十余万大军进犯长安。唐太宗率六骑到渭水后指责颉利可汗背信弃义,颉利以为李世民在玩“空城计”。其后,唐军大军果然赶到,颉利可汗更不敢与之交战,随后便与唐太宗杀白马结盟,缔结合约。突厥退兵后,李世民励精图治,用了不到四年的时间,便于630年,李靖便擒获颉利可汗,杀义成公主。

  宋帝与唐太宗真的没法儿比

  唐朝的“渭水之盟”在极端危险情况下,李世民以惊人的才智和勇气吓得厥10万大军竟畏缩不前。这一勇气是宋朝任何皇帝都做不到的。宋徽宗及其手下面对金军只会不问将军问鬼神;不讲百姓求神棍。宋真宗、宋仁宗更是只求“帝位保住”,在强势情况下,宁可丢掉二三十万平方公里土地、几百万人民也不去恢复,丢掉了两千年的汉政权历史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