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代广东海陆丝绸之路的繁荣广州等港口的商路

宋代岭南港口与中外交通的关系体现在:①中外航运贸易航线不断拓展,航线数量增多; ②宋代往来广州等岭南港口的国家和地区增多; ③宋代进出广州等岭南港口的外国商人和南北货物增多。

 

  (一)中外通航贸易航线不断拓展,航线数量增加

  宋代,广州是最大的对外贸易港口。 阿拉伯人埃德里西的《地理学》说:“(中国)最大的港口叫汗夫,西方商业止于此。” 中外交通的主要路线是,唐代以“广州通海夷”为基础,在“道”的基础上,仍从广州等岭南港口经南海直达东南亚,再经印度洋、波斯湾到达南亚、西亚、东非,甚至欧洲。 这在周去非《岭外戴大》卷二《异族》和卷三《异族》中有详细描述。

  《令外戴复》卷二《洋门·海外番国》云:“藏国多以海为界,各立一角。国家有适宜的资源,各属城邑与符相连。正南诸国,三佛都都在一起。东南诸国,三佛都都。西南诸国的治理,几乎无穷无尽。附近,占婆、真腊都在。离离国的都城,再远一点,大秦是西天竺国的都城,再远一点,马里巴国是大粮食国的都城,再远一点,是大粮国的都城。木兰皮是极西诸国的首都。” 三佛齐(今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东部的巨港和占碑一带))“在南海,是西藏所有水道的要冲。东起贾波王国,南起大石王国。”西方,所有接近中国的人都从他们的边境进入中国。” 由于三佛齐已成为西亚、南亚乃至东南亚各国往来岭南、广州等国家的中转站,前往印度、阿拉伯等国家进行贸易的中国商人经常在三佛齐停靠转运、装船。修理和供应淡水、食物等。 三佛齐东南部的贾波王国,“地处东南海,力量低,故称下岸。从广州出发的船只,十一月、十二月开航,风向有利,甚至上午较晚,可以在一月份到达。” 从札幌到广州,经三佛即可到达。 “十五日航西北至波尼国,十日至三佛,七日至古暹罗国,七日至柴立亭,再至交趾、广州。” 这里是波尼王国(今加里曼丹丹西北角的一个港口)、古暹罗(今马来西亚吉隆坡)、珍拉丁阁(今马来西亚珍拉丁河流域)均在三佛齐附近,可到达从广州南下。 其他还有占城(今越南中南部)、真腊(今柬埔寨北部及老挝南部)、罗湖(今泰国华富里)、吉兰丹(今马来西亚吉兰丹)、蓬丰(今马来西亚彭亨)、兰乌里(一名)就是兰里、南波里、南乌里(今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北部)、灵雅门(今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以东的林伽地区)、昆仑(今印度尼西亚马鲁古群岛)、丹柳美(今洛坤府) 、马来西亚北部)、交趾(今越南北部)、马伊特(今菲律宾民都洛)等也与广州有往来。

  除东南亚国家外,南亚、西亚、东非许多国家也与广州等口岸有贸易关系。 朱念国(印度东南部科罗曼德尔海岸附近)的使者巴里山温“出国,秒行七十七昼夜,穿过万山山脉。一日一夜,我们从伊玛罗里山到古罗国……又走了十一个昼夜,我们从加甲山、占卜老罗山、昙宝龙山到了三佛齐国,又走了十八个昼夜,经过了漫山河口,从天柱山到彬头郎山,东望西望太后府,距船处一百里,又行了二十昼夜,翻过阳山、九星山,终于到广州了。” 它们是马里巴(今印度马拉巴尔海岸)、古林(今印度西南部奎隆)、胡查拉(今印度西北部古吉拉特邦)、彭加拉(今孟加拉国)和南亚的色兰。 (今斯里兰卡)等国家也与广州有很多联系。 《令外戴复》卷二《洋传·古林国》云:“古林国近大食国,广博四十日到兰,留宿越冬,次日再船”。年,一月底到达。...中国货主想要去那里吃大餐,就得从老地方坐小船过去。虽然南风一月就到了,但要两年才能到达。来来回回。” 因此,达什、莱坦、乌逊(即勉逊,今阿曼东北部苏哈尔)、于鲁合底(今沙特阿拉伯卡提夫)、马卡(今沙特阿拉伯白麦加)、临西、托里里(今伊朗西北部大不里士)、比斯洛(今伊拉克祖拜尔)、福福(今叙利亚)、大秦(今叙利亚及土耳其、埃及等部分地区)等,甚至非洲的分层(今索马里南部)、比帕罗(今索马里南部)柏培拉(索马里)、木兰皮(今非洲西北部、西班牙南部)、贝斯里(今埃及)等。如熙宁四年(1071年)、元丰六年(1083年),贝丹国家两次派使者到广州。 他前往广州的途中,“海路行了一百六十天,途经布寻、古蔺、三佛、齐国,乃至广州”。 西亚国家已成为广州通往印度洋的重要贸易国家和地区。 “大食者”是所有国家的总称。 国家有一千多个,比较出名的尤其是几个国家。 有马里巴国。 隆冬时节,我们从广州起航,乘着北风行驶,大约四十天就到达了这个地名。 在兰里,薄购买了苏木精、白锡和长白藤。 他在那里待到第二年冬天,然后乘着东北风60天才到达。 ……那里有马家国。 他从马里巴出发,一路西行,陆路旅行了八十多年。 到达里诺了。”

  《岭外待达达》、《诸梵志》等书,对岭南对外交通路线,特别是海上路线都有详细记载。 它们是我们了解宋代岭南海外贸易的重要文献。 《灵外岱哒哒哒》卷三《异门·远航异国》云:“吐蕃诸国中,财宝最丰富,莫过于大食国,次之为大食国。”强波,然后是三佛王国,然后是所有其他国家。 三佛国,是诸国海路要道。”三佛齐来,行正北,行经上、下诸,南阳,乃至华夏境内。欲往广州,从屯门来;欲往泉州,从甲子门来。大石国来的时候,是用小船南运的;到了古蔺国的时候,乘大船向东航行就很方便了;到了三佛齐国的时候,又恢复了。三佛齐进入中国。其他占城和真腊部落都靠近交趾洋以南,远不及三佛齐和强波的一半大小,而三佛齐和强波的面积也不到大食国的一半。吐蕃王国进入中国,一年可以往返,但吃一顿大餐却要两​​年。 藏船多依风而行,一日行千里,遇新风,难测。”“上下珠”泛指马来半岛东部。奥尔岛上有两座山峰“交趾洋”是我国海南岛与越南之间的海域,“屯门”是今香港九龙半岛西北岸地区,“甲子门”是陆丰甲子港广东。“十二石”在爪哇海,约今卡里马塔海峡的赛勒斯岛。“珠玉”即上述“上下珠”。这条路线从岭南通向南海,延伸至南海。向西、西南至南亚、西亚、东非乃至北非、南欧。

  值得注意的是,原来通往三佛齐的传统路线上有一条重要的支线。 第一条是从闸坡到中国的航线。 从强浦港的普嘉隆(约今北加浪岸)出发,经过十二石、上下珠岛,汇入三佛齐路线。 这条线不仅走直线,而且巧妙地利用了爪哇洋流将西南季风从爪哇海向北移入南海的优势。 一是从博尼(今马来西亚婆罗洲)通往中国的路线。 从博尼到占婆,先往菲律宾方向走一段路,然后斜跨南海到达中国,比较方便。 从岭南到菲律宾,早在北宋时期,菲律宾南部棉兰老岛的佛教寺院中也出土了北宋精美的越州瓷器和广东瓷器,证明广东有通向菲律宾的航线。

   图片1.png/

  除广州外,岭南港口,宋代广南西路的连州、钦州也是连接安南的港口。 《令外代大》记载:“异时,安南船多,价廉。后被淹,遂来秦国。……友人来,乘小船。离开后,到了港口,顺着悬崖走了不到半里,就进入了秦港。使者到了连,必须经过秦港。动乱的时候,风浪多多,使者到了秦国。朝出永安府,黄昏到达。秦到港,到了村,谁来接?附近有木龙渡拴着,有海检部门来迎接。送之,此乃备诸海路者也。” 可见,秦、廉两国虽然海上距离安南较近,但安南的船只也来来往往。 两地,但到了竹寨查验,木龙渡已受管制,查验部门迎送,贸易应由广州船务署管理。 虽然有海路,但“从西南沁溪到永安州(安南),只需一天船程,从玉山大盘寨到永泰、万春,再到京城,只需五天时间”。 经陆路和水路抵达首都安南。

  同样,粤东的潮州虽然是著名港口,但宋代的对外贸易大多由广州船务司管理。 太平兴国五年(980年),“潮州讲三佛,齐国藏商李福杰乘船载香药、犀角、象牙至海口。因风,船漂到潮州六十天,香药送到广州”。 这次台风期间,三佛齐船抵达潮州而非广州,违禁香药仍被送往广州。 潮州只是一个临时对外贸易口岸。

  (2)宋代,往来广州等岭南港口的国家和地区增多。

  宋代,由于采取政府管理(“朝贡贸易”和一般贸易)和私人管理(官方管理和商人管理)的方式,广州还设立了市级船政司来管理对外贸易,使各国的贸易往来增多。以及与广州有贸易往来的地区。 商人数量增多,商业活动日益频繁。 据宋代记载,来广州进行贸易的国家和地区有近七十个,如《宋徽要集》、《灵外代代复》、《诸番志》、《文昌杂记》、《宋历史”。 重要的有:交趾(今越南北部)、占婆(今越南中南部)、真腊(今柬埔寨北部及老挝南部)、真木里(今泰国东南沿海尖竹汶府)、暹罗(今暹罗)、今北部泰国)、罗湖(今泰国华富里地区)、蒲甘(今缅甸中部蒲甘市)、吉兰丹(今马来西亚吉兰丹地区)、彭丰(今马来西亚彭亨州)、三佛齐(今巨港和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东部的占碑地区)、占浦(今印度尼西亚爪哇岛中部北海岸)、拉穆里(今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北部的拉穆里)、林雅门(今印度尼西亚苏门答腊岛东部的林加和林加海峡)、波尼(今印度尼西亚加里曼丹岛)、昆仑(今印度尼西亚马鲁古群岛)、檀柳美(今马来半岛北部,一般认为是泰国那空是贪玛叻)、芝莱丁(今马来西亚珍拉丁河流域)、古罗(今马来西亚瓜拉龙云)、马里巴(今印度马拉巴尔地区)、古蔺(今印度西南海岸奎隆)、朱念(今印度科罗曼德海峡地区)、胡查拉(今印度西北古吉拉特邦)印度)、马伊(今菲律宾民都洛)、彭加罗(今孟加拉国)、色兰(今斯里兰卡)、马加(今沙特阿拉伯麦加)。 索马里北海岸的柏培拉)、谢坦(今阿拉伯半岛,为塞尔柱人建立政权)、达什(一般指阿拉伯帝国,黑色达什为阿拔斯王朝,750-1258)、贝顺(今阿曼东北部哈德角西海岸的苏哈尔)、尤鲁赫迪(今波斯湾西海岸沙特阿拉伯的卡提夫)、托拉利(今伊朗西北部的大不里士)、富胡(该国东部)罗马帝国)、鲁美(一说指东罗马,或今叙利亚大马士革)、斯加里诺(今意大利西西里岛)、查比沙(或今欧洲西班牙)、埃真托(今埃及亚历山大港)、钟离(今索马里)、昆仑台(今马达加斯加或桑给巴尔岛)、莫嘎狩猎亭(今非洲西北部)等。宋庞元英《文昌杂记》卷一列出元丰时期南方十五个国家和地区为“贡品”,其中包括交趾、波尼、府府、大钦、朱查庵、真拉、大石、三佛齐、甲坡、单六美、拖拉力、大理、舍滩、乌训、玉律、棣等部队大部分登陆广州。 例如,“第四者说他住在车车(注)中,广州以南,水流约四十万里到达广州。” 广州已成为中国沿海最大的商港,其进口香料在沿海港口中首屈一指。

  (3)宋代,南北来往广州等岭南口岸的外国商人和货物增多。

  宋代时期,到访广州等岭南口岸的外国商人,多是来自“南藏王国”的普通商人和具有朝贡使身份的商人。 后者来去时总是设宴款待。 广州有很多外商居住,或居住在“番坊”,或居住在混合住宅区。 北宋建隆四年(963年)颁布的《宋行通》卷六,载有不少涉及外商的法律规定。 这些法律规定涉及如何处理外国人犯罪、外国人婚姻、外国人不得与中国官员和公民私下交往以及外国商业地产的处理等。 南宋《庆元法事》是南宋法律汇编。 其三卷、三十六卷、七十八卷等条还载有外商的刑罚、居住、衣着规定等,但广州等地并未收录。 严格执行。 外商在西宁修建西城后,“番坊”就被纳入了西城。 法律规定外国人不一定居住在城外。

  宋代广州对货物的进出口有一定的规定。 宋代从海外进口的货物有410多种,其中大部分是从广州港进口的。 主要有:香药、大象、犀牛、珊瑚、琥珀、珠(珠琪)、铁、龟皮、龟甲、玛瑙、车运河、水晶(水精)、扇布、黑橡木、苏木等。 ,香药种类繁多,数量巨大。 上述广州外贸芳烃中乳香占全国外贸比重较大的一个例子。 出口的物品有各种丝织物、精细陶瓷、漆器、酒、糖、茶叶、大米等生活用品,数量还是很大的。 近期,大量瓷器运往阳江海域的“南海一号”,是广州等岭南口岸货物出口的明证。

  宋代时期,广州城不仅洋货充斥,而且水陆交通和近海航线十分发达。 广州物产丰富,米、盐、矿产、瓷器、丝绸、水果、木材等商品琳琅满目。 广州城南的珠江沿岸,“沿江海生物多,屋宇满闽人”。 大道上,“京、淮、湖外,远至四川,商贾络绎不绝,或泉,或宽,百货林立。是否有相互往来,这也是对人们来说是好事。” 宋代“富、泉、兴化三县,皆倚广密,养军民”。 “富、兴、漳、泉四县,皆靠广米为民提供粮食。” 广米多采自广州、潮州,北运。 而“海南黎东有槟榔,交趾也有槟榔”,“广州征收槟榔税,年收入1万元”。 它的交易量应该是巨大的。 广盐盐经南雄北运至赣州,由广州州各盐场采集后沿北江运输。 其他珍宝海货,“闽粤商,乘风行,不思危,故远方珍宝货,皆聚吴城”,南运货物。去北边。

  潮州仅次于广州,是粤东地区的重要港口。 不仅参与了广蜜向闽北的运输,还曾向汀州以北运输潮盐。 潮州年产盐66600石。 除供应本州、梅州、浔州外,太平兴国二年至八年(977年)和绍定五年(1232年)后两次卖给汀。 状态。 “汀州、潮州半清”经韩江、梅江、汀江运盐出售。 绍定五年,汀州“改潮州盐运”。 “这些盐是通过潮州潭口场征税,经过上杭县,经过官方检验秤核实后运往国家的。”

  南恩州位于梧州军从广州通往海南的战略要地。 江浙商人经常来这里贩卖。 每年春天,汀、甘人都会迁徙,三两百人为一组,以商人的名义,游历广东浔、梅、惠、新、南恩州等地。昔广西雷、华等州,掠牛牲而归。 因为“改潮、回、南恩州产盐,官府出售,常卖给民间”,然后转卖到廷干,贩运给民间。 客观上刺激了今广东雷州半岛以东沿海地区的私人盐运和销售。

  雷州位于雷州半岛中部,隔琼州海峡与海南岛相望。 由于海南岛的商品大部分在此转运,商贸发达。 东临海岸二十里,渡小海,至化州界,名贵州泛海、同恩等州及淮、浙、闽等道。距海一百三十里。地角场,在琼州那边。” 徐闻县有句俗话,“要想脱贫,就到徐闻”。 从事商贸,“产鸟药、高良姜、拼图皮、海桐皮”及海南货,故商贾云集。

  宋代时,琼州及海南岛其他州军均属广南西路管辖。 琼州、彰化两军的商税均超过万元,可见其商业活动的繁荣。 海南岛盛产槟榔。 “海商出卖,琼官受其征税,每年占十分之五。” “那些比福建、广州更古老的人,不知有多少百万。《世博门》又说:‘没有槟榔之利,不能为国。’”泉州徐五徐兄弟。往返于连和广州之间,然后返回家乡。” 于琼是搞卖槟榔的,在那里已经有二十年了。”“陪我的人让我收的稻子很便宜。”稻子是从南方运到海南的,槟榔是从海南运来的。 ”被运往北方。“泉、福、梁哲、胡、广等地的贾货物,无不金银帛,可达万余缨。 高氏所化者,唯有米袋、陶器、牛、牲畜等,仅百零一头。”远看岭北有“金银丝”,近处有“金银丝”。高华米、牛、器皿等全部销往海南,海南的香、海鲜也北销岭北。

  宋代,海南岛与南海各国地理位置接近,贸易便利。 “连南直通交趾,从广东渡海,到琼州、万安、昌化、济阳郡……若浮海南下,则占领城池,占领藏族人民。”近则在六合外。” 楼遥写道:“要到这里(指海南岛)少休息,乘风去番禺东边。” 庄方到琼州时,皇帝告诫他:“琼关以四州之土立于海中,实与番禺密不可分,大船尾献陈,靠之回来,命令也不是轻易下达的……(你)就能习惯南海的风俗,去宁曼陀那里,照顾贾湖,这样就等于称我为太子了。 ” 进入宋代后,有人断定海南与内地的贸易主要有3条路线。 一是从雷州到海南,从徐闻县地角场出发,“漂洋过海,需要半天时间”。 第二个是从广州到海南。 据朱楚平的奏疏称,广州是“洋货海南旅客聚集地”; 《宋史·张謇列传》还记载,当时张謇在广州时,“有亲人流放琼州,每以商船送米以养”。 可见,广州与海南岛之间往来的商船相当频繁。 第三个是从泉州到海南。 古代海南不仅与广州的航运十分便利,而且后来泉州海港也出现了,商船往来两地也不需要太多时间。 例如,宋代泉州船只在年底或正月出发,五月或六月返回。 如果先拌上鲜槟榔,四月就到了。”每年,“闽粤海客商从余杭乘船来赶集。 每年冬天,立东的船只进山搜货,州里的人来这里卖货,都归来归商。”优越的地理位置和稳定的航线不仅提供了便利的条件为海南岛与内陆地区的经济往来提供便利,也使海南成为连接中国内陆与对外贸易的重要中转站。

  宋代海南的海外贸易首先表现为中国大陆与南海各国之间的转口贸易。 眉山、眉山等地不断发现唐宋文物。 其中有波斯人的珊瑚墓数百座,广东、福建、浙江、江西等地出产的陶瓷,还有北宋的铜币。”可见,当时有大量的陶瓷和铜币。从福建、广东等地转运到海南,尤其是内地严禁的铜币,通过海南转口更加隐蔽和方便。大部分都是走这条路的。除了转口贸易,海南的很多土特产也远销海外。宋朝千岛年间,占婆王派人到海南购买马匹,得到了几十匹马次年回来买马,“众人甚盛。”淳熙二年(1175年)秋,占婆王“遣人六百人。 三十艘船前往海南买马。”这说明占婆急需海南马,除了采购物资外,有的还来补充淡水。例如彰化县的白马井,“泉水味道鲜美”。这些商人只是在海南短暂停留,因为他们来海南采购货物或供应航行所需的物资。与此不同的是,一些来海南的外国人由于海盗掠夺或避难附近国家的人长期定居海南,形成了早期定居海南的东南亚移民。宋永熙三年(986年),《儋州报》占城人普罗峨,为胶州所逼,率全家归附。”据《主藩志》记载,宋代时,“琼山、澄迈、临高、文昌、乐惠等地,皆有商船”。海南有专门的船舶税法。 对于往返海南的商船税收,琼管曾表示,“海南的税收根据船舶的大小称为‘根纳’,法律分为三级,差别不大。” ”。 《主凡志》还记载:船舶分三等,“上等为包头,中等为包头,下等为丹波。 到了,晋事神州,遣官量尺,有经算税钱。

  宋代钦州取代连州成为通往安南的重要港口。 “只有富商把蜀锦卖到秦国,把香从秦国卖到蜀国,年年往返,每次动千弦。” 除了来自西南的丝货外,钦州的一对乌伦木船“在秦赚数百钱”。 闽,到了番禺、温岭,价格就十倍了。”是建造海船的必备材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