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李华瑞日美中对唐宋变革论的认识与反应

宋朝政治制度与变革_宋代政治制度改革有哪些措施_宋代政治改革

李华瑞

论文:史学研究需要突破时间界限、突破朝代史研究的壁垒,而“唐宋之变”理论是不可避免的话题。 您很早就关注唐宋变法理论。 2003年发表《20世纪中日“唐宋革命”概念研究述评》,2010年主编《“唐宋革命”理论的起源与发展》 《》,前段时间,在纪念程应流先生百岁诞辰期间,您与张邦伟、鲍为民、楼进、于云国等人重新探讨了“唐宋变法”理论。 说到唐宋革命理论,自然要提到日本史学家。 例如,于云国先生在对话中认为,日本唐宋革命理论的出现有其独特的政治文化背景。 内藤小南是如何提出宋代近代论的? 呢绒? 他的主要观点是什么?

李华瑞:“唐宋之变”理论是20世纪一个有影响的话题。 特别是进入21世纪以来,唐宋史学界都认识到突破唐宋界限是提高唐宋史研究的重要途径。 近年来,“唐宋变法”理论受到国内学者的广泛关注。 2010年主编《唐宋革命论的起源与发展》。 我写的这篇文章就是从学术史的角度梳理唐宋革命论的起源和发展。 在这本书中,学者们对唐宋革命的认识并不统一,存在着三种不同的理解,但我当时的初衷是希望这篇手稿的出版能够改变唐宋革命理论的泛化。学术界。 。 我认为有必要从理论上认识“唐宋之变”理论是如何产生、如何发展变化的,才能推动唐宋史研究,客观评价唐宋变论。

事实上,早在19世纪末,日本学界就开始学习西方将欧洲历史划分为古代、中世纪和近代的方法。 中国历史的发展阶段有许多不同的划分。 但真正对日本学界乃至全世界中国唐宋史研究产生巨大影响的是日本学者内藤虎次郎提出的宋朝是近代中国的开端假说。 内藤寅次郎的宋代近代论最早成文于1909年。1909年,内藤在中国近代史讲义的序言中提到:近代史应该从什么时候开始,应该说是宋朝以后。 此后,内藤甲南于1914年出版《中国论》,1920年出版《中国近代史》讲义,1922年出版《唐宋概论》,系统阐述了他的宋代近代理论。 内藤小南提出宋代是中国近代史开端的假说后,在当时的日本学术界并没有太大影响。 后来经过其学生宫崎市定等人的发展和推广,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后,近代中国理论才开始在国际唐宋史领域产生广泛影响。

内藤浩南的时代论虽然讲的是唐宋社会发生的变迁,但他的宋代近代论严格来说与他的唐宋变迁论是不同的。 唐宋之变论实际上是他的继承者和学生。 它是在其假设的基础上不断发展起来的。 1954年,池田城发表《重审唐宋之变》,这是第一篇将内藤小南近代宋学理论概括为“唐宋之变”的文章。 后来,这种时代观真正得到发扬光大,内藤的弟子宫崎市定第一个将唐宋变法视为京都学派的重要理论。 内藤专门研究的年代其实是清朝,而宫崎则专门研究宋朝。 他最初对内藤对湖南的历史分期持怀疑态度。 后来,经过十多年的研究,他得出了与内藤相同的观点,认为宋朝和唐朝是近代,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时期,是近代的开始。 两个人的侧重点也略有不同。 内藤强调唐宋之别,重点讨论他所生活的中国社会实际情况的开端。 宫崎骏着重以西方近代社会发展模式为基础论述中国近代史的开端,重点阐释宋代。 当然,宫崎所说的宋代的现代特征是与西方现代相比的。 按照继承和发展宫崎城、发展内藤河南的现代宋朝来看,内藤最重要的贡献有两个。 首先,他撰写了《九品吏法研究》,继续为内藤关于贵族政治向君主独裁转变的观点提供证据。 一是宫崎骏在内藤的现代宋代理论中加入了社会经济方面的内容。 经济内容的补充主要受到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影响。 由于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对二战后的日本历史学家产生了很大的影响,马克思主义唯物史观的基本原则就是强调经济发展模式是历史分期的基础。 宫崎市肯定也受到了影响。 经济方面,隋大运河的开通带来的内陆运行机制的变化、商业的发展和全国市场的形成、政府财税政策的变化、现代化建设等。在很多方面,我都尽力描述了宋朝类似于西方的现代特征。 宫崎市发展后,在唐宋之间发生的许多变化都具有划时代的意义。 它们不仅是晚清中国社会制度、风俗习惯、思想形成的源泉,而且开启了西方意义上的现代社会的巨变。 改变。 后来,这也成为日本学界的结论。 从唐朝衰落、五朝十国到宋朝建立,中国社会发生了决定性的本质变化。 但需要指出的是,20世纪70年代后期,日本学界在反思西方中心主义的同时,逐渐放弃了将西方现代社会发展道路与中国历史进行比较的做法。

内藤近代宋代理论的核心内容是,中国自宋代以来一直走在世界发展的前列。 然而,进入近代之后,中国历史长期停滞不前。 到了清末,中国的发展水平已经远远落后于世界。 换句话说,宋代的近代论或者唐宋的变迁论,看似赞扬中国文化的发达,实际上却为内藤提出的国际共管论提供了思想基础。中国的现实。 内藤的理论是想表达,从宋朝到清末,中国社会并没有进步,停留在宋朝的发展水平。 既然中国没有办法通过自己的力量来改变,那么就需要做一些事情,这是一场外科手术,需要像日本这样的外部力量,包括欧美国家,来共同治理中国。 因此,内藤的宋代近代论与当时中国的现实和日本的对华政策相联系,为其倡导“国际共管”提供了历史理论支撑。 这一点不容忽视。 我们研究内藤湖南近代宋论时,不能简单地从学术层面来理解。 我们必须考虑到它的介入和对现实的关注。 历史研究不能脱离现实社会。

宋朝政治制度与变革_宋代政治制度改革有哪些措施_宋代政治改革

内藤小南、宫崎市定(右)

澎湃新闻:学界讨论日本唐宋变迁论时,经常会提到京都学派的内藤小南、宫崎伊佐达等人。 去年,有学者认为内藤小南的理论影响如此之大,以至于至今仍被人们所重视。 宋史家以此为标准。 事实上,即使是日本历史界,也并非内藤假说所主导。 司马庆信在北京大学演讲时表示,他不同意内藤的说法。 但显然这些不同意见并没有引起国内学者足够的重视。 鉴于此,您能否谈谈京都学派唐宋变法论提出后日本学界的不同观点和主张?

李华瑞:内藤宋代近代论只是观察唐宋历史发展的一个视角和方法。 自然就会有其他的认知和看法。 与继承内藤河南说的京都学派的观点不同,二战后,日本“历史研究会”(又称“研究派”)主张唐宋之变是转型从延续古代社会的唐朝,进入中世纪封建社会的宋朝。 。 “历史研究会”是二战前在东京成立的一个社团。 虽然日本各大学此前都有与历史相关的社团,但年轻学者并不满足于类似论坛讲座的活动。 他们超越了学校和专业之间的差异。 这个社团成立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人们思想的极大自由,马克思主义重新受到广泛关注。 受马克思主义和自由主义影响的历史学家于1946年重新成立了历史研究会。新生的历史研究会很快加深了对马克思主义的理解和看法,主张中国的历史是生产形式发展的历史。 正是从这个角度出发,他们应该分别关注奴隶制、封建农奴制和现代资本主义的社会结构。 相当于讨论中国历史上哪个时代的问题。

历史研究会批评内藤小南的时代区分论。 第一个批评者是前田直典1948年发表的文章《东亚古代的终结》。前田称内藤的学生宫崎市定和宇都宫清为京都派。 ,并批判了他们的六朝隋唐之说。 前田认为六朝时期大规模土地经营的主要耕种者是奴隶。 唐代以后,在大规模的土地所有制下,由于包括徭役在内的沉重地租,对于分享土地的农民来说,也可以等同于奴隶。 因此,他认为中国历史已经到了唐朝末期。 到目前为止,应该属于古代(上层世界)社会,直到宋代之后才进入中世纪。 正是在前田的理论的基础上,历史研究会的时代区分论才得以形成。 其特点是承认内藤小南所主张的唐宋变革,但认为这一变革是古代奴隶制向中世纪封建农奴制的过渡。 。 后来,西岛贞夫进一步强化了前田的观点,提出秦汉至六朝、隋唐时期应划入奴隶制时代。 后来的一些学者,如新田登、池田城、堀俊一、柳田节子、渡边信一郎等,都遵循这一观点。

综上所述,宋代中年论的核心观点主要包括以下几个方面:一是中唐之前的大土地所有制是古罗马的奴隶土地所有制,而中唐以后形成的庄园制度。王朝是从属的。 佃制,也就是说,由于中国地主通过债务关系借出生产资料,而佃农又处于父权制的严格统治之下,所以随着地主寄生性的加强,佃农的奴隶性质也随之变得非常顽强,也就是所谓的古罗马租佃关系,没有行动自由。 二是认为中国中世纪的封建制度是农奴制,把农奴制视为地主与佃农的关系,从而确定唐宋的转变是从唐代的奴隶社会(奴隶制)开始的。宋代制度社会的农奴制(佃农为直接生产者,大土地为新官僚所有)。 三是宋代的地主制度是封建制度,即内含自给自足的经济,拥有土地以外的生产工具并独立经营,有外部经济胁迫。 因此,宋朝仍然是封建社会,唐宋的转变是封建制度。 重新组合。 第四,唐代中叶以后,两税法实现了事实上的土地私有,通过将主附庸与五等户置于政治隶属关系来征收地租。 到了宋代,户籍制度发生了变化。 根据是否拥有土地和房产,可以将他们分为两类:主户和顾客。 拥有土地、资产并缴纳赋税、劳役的为户,又称税户; 然后成为客户。 主户按财产多少分为五等。 一、二等户为上户,三等户为中户,四、五等户为下户。 当然,中户的划分有不同的标准。 宋代生产力发展水平的核心农民是中产阶层。 以这些中产阶级农民为典型,所组成的主户阶层被理解为典型的国家农奴。 因此,唐宋时期的转变就是从国家奴隶制向国家农奴制的转变。 宋代中年论的证明虽然存在差异,但有两点是共同的:唐朝的终结是“上古”社会即奴隶社会的终结,而宋代的中年论的论证则有两点是相同的:王朝是封建制度即农奴制社会的开始。 这是日本学术界和以内藤小南为首的京都学派的宋代中叶变迁论。 虽然两人都认同内藤所主张的唐宋之变,但对于时代区分论却有不同的看法。 一个主张宋代近代论,一个主张宋代中年论。

宋代政治制度改革有哪些措施_宋朝政治制度与变革_宋代政治改革

澎湃新闻:《哈佛中国史》中译丛书于2016年出版,您在评论迪特·库恩的《儒家时代:宋朝的转型》时谈到了新的“唐宋变法观点” “在美国学术界。 本书的另一条线索。 近年来,欧美学者多从社会史、文化史的角度研究唐宋社会转型,对国内史学家特别是中青年学者产生了较大影响。 您还提到了美国学术界的“新”唐宋,进入西方社会视野的唐宋变迁理论有哪些“新”差异或变化?

李华瑞:20世纪50、60年代以来,美国宋史学界一直受到日本学者唐宋改革观点的影响。 20世纪70年代后,美国学者修正了唐宋变法的概念。 他们不赞成日本学者用西方社会发展轨迹来比较中国历史,并从这个角度修正了日本的唐宋变法观点。

美国学者一致认为唐宋之间发生了重大变化,但对这一变化转折点的认识与日本学者不同。 日本学者提出的唐宋革命是中唐革命论,即中唐到北宋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而美国学者则认为,中国社会发生了巨大变化。唐宋时期发生在两宋之间,北宋灭亡之后,就有了南北宋之变。 刘子建先生是宋代第一个对近代理论提出质疑的人。 他认为宋朝的中国已经不再是中世纪了,因为它超越了欧洲中世纪的发展,不可能用古代、中世纪、近代、近代的划分来机械地划分中国历史。在西方历史上。 后来,刘先生在《中国转向内向》一书中,重点讨论了南北宋之间的转变,提出中国从南宋开始逐渐向内转向,士大夫对自身的关注成为了时代的主题。 刘先生的研究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指导作用。 随后,美国学术界在讨论唐宋变法时多以社会群体为中心,更加注重对唐宋社会和意识形态的研究。

罗伯特·哈特韦尔1982年出版的《750年至1550年中国的人口、政治和社会转型》可以说是美国唐宋变迁理论的奠基之作。 郝若北认为,750年至1550年间,中国的人口、政治、社会面貌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前五百年,即从晚唐五朝到北宋,人口和农业的变化,是最重要的。 郝若北对中国历史发展的认识是在一个较长的历史时期中进行的,不只是谈论唐宋之间的变化、两宋的变化,而是讨论从750年到1550年所发生的社会变迁。 郝若北在论述唐宋变迁时,更关注的是区域内部的发展。 他从区域的角度观察中国历史发展过程中地方社会的发展变化,认为由于区域的发展、人口和财富的增长,不仅对区域发展进程的变化也产生了全面的影响。全国各地的政治和社会结构。 为了适应这种区域社会的发展,中央政府的权力逐渐下放到地方,地方的便利逐渐获得一定程度的独立或自治。 当地社会。 郝若北的唐宋革命理论是基于中国国内不同发展阶段各地区的发展变化,更多的是从中国历史本身的角度出发,这与宋人对唐宋革命的研究不同。日本学者们刻意比较了西方社会。 此后,罗伯特·海姆斯对唐宋变迁的研究更多地关注南宋士大夫精英的本土性。 他认为地方性是南宋的一个新特征。 士人精英的关注点从寻求高官转向巩固地方基础。 之后,地方主义开始出现在社会观念领域。

Peter K. Bol更新了对内藤湖南假说的传统理解。 他认为应该承认内藤的分期,但应放弃内藤将宋代与西方近代进行比较的观点,而以欧美近代为目标的论证。 在唐宋之变问题上,包弼提出,从社会史的角度来看,唐宋之变可以被定义为重新界定士大夫身份并逐渐成为地方精英的过程,而不是定义为“士大夫”的过程。唐宋之变是贵族制度的终结和平民的兴起。 这些欧美学者的研究重点大多集中在中国社会贵族官僚阶层的流动性上,这受到西方社会学精英理论和社会分层理论的影响。

迪特·库恩的《儒家时代:宋朝的变迁》可以说是第一部引入中国的全面反映西方学者对宋朝历史认识的著作。 从传统中国的认知出发,从西方人的角度来探讨宋代历史中的“中国味道”,虽然还存在这样或那样的不足,但总的来说是一本值得一读的好书。 当然,本书也秉持了美国学界新的“唐宋转型观”,指出“宋转型”从晚唐宪宗开始,到五朝贵族政治衰落为止。 形成的“旧世界”在数百年后不得不放弃其在政治和社会生活中曾经占据的主导地位,让位于士大夫官僚及其家族。 历史的终结。 然而,与日本学界的观点不同,宋代贵族政治的衰落并没有导致君主专制,而是从贵族政治转向士大夫官僚和统治者的统治方式。世界在一起。

西方学者对唐宋变革论的认知也有共同的看法。 他们认为,从唐末到宋末,中国的农业生产达到了较高水平,北宋的洛阳、开封和南宋的长江三角洲先后发生了城市革命。 南宋时期的中国上流社会大概享受着当时世界上最高的生活水平。 伊茂科、郝若贝观察到宋代农业和社会经济的显着发展,因此将宋代这一时期称为经济革命时期。

世纪之交,美国学者基于对士大夫地位的重新界定来看待当时的社会变迁,受到国内史学界青年学者的青睐。 以士人为中心的精英阶层讨论宋代国家与社会的秩序及其变迁成为他们关注的焦点问题之一。 近年来,也有学者对美国学者的观点提出批评。 余英时先生在描述写《朱熹的历史世界》一书的动机之一时,一定程度上积极回应了美国学者的观点,提出了“后王安石时代”的概念,旨在说明:尽管两宋士大夫的政治文化有不同的变化,但王安石时期重建社会秩序的精神实际上为南宋以后的理学家所继承。 随后,黄宽中、鲍为民、刘立言等人对美国学者如何用士人身份的定义来解释南北宋社会变迁都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这些也是值得关注和思考的问题。 我们不应该盲目追随任何理论或观点的出现和出现。 我们必须有符合历史事实、立足历史发展本身的认识和反思。 有自己的想法和想法。

宋朝政治制度与变革_宋代政治改革_宋代政治制度改革有哪些措施

澎湃新闻:您在回顾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宋史领域的研究热点时,也指出唐宋变迁论是政治史领域的热点话题。 国内学者常将士人的转变与唐宋之变结合起来进行研究。 学界对于唐宋之变也反应热烈,讨论不断。 例如,鲍为民先生主张“唐宋之变”,认为唐宋之变不是断裂而是引起变化。 张邦伟先生主张中国学者对唐宋有自己的认识。 关于唐宋变迁的讨论是多方面的、持久的。 那么唐宋之变论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对中国学术界产生影响的呢? 它产生了什么样的影响?

李华瑞:内藤帆南的唐宋变迁论虽然提出得很早,但在其兄长宫崎一定等人从20世纪40年代到1950年代展开全面研究时,对包括日本在内的国际学术界产生了重大影响。 经过论证,特别是二战后国际形势的变化,唐宋变革论获得了国际影响。 但在国内,直到改革开放之前,对中国唐宋史研究基本上影响不大。 因为上世纪上半叶,国内宋史研究起步较晚。 当时的中国正处于积弱受辱的特殊历史时期。 大部分研究是针对盛世的汉唐时期和新发现的考古文物。 当时国内学者更多地从现实问题出发审视宋代历史,关注救亡图存。 然而,湖南内藤的近代中国论与他粉饰日本军国主义、为日本侵华辩护有着深刻的内在联系。 。 中日两国研究宋史的出发点和侧重点完全不同,就像汽车在两条不同的道路上行驶一样,所以中国的宋史学者自然不会对宋朝是中国近代时期的理论不感兴趣。 。 新中国成立后、改革开放前,唐宋变迁理论未能引起中国学者的重视。 原因也很简单。 中国正处于与西方冷战、意识形态严重对立的国际背景下。 当时两国甚至没有外交关系。 建立,更不用说进行正常的学术交流了。 唐宋变迁论在改革开放之前并没有得到国内学者的回应。 这主要是由于人为的政治反对。

改革开放后,与日本、美国邦交正常化,学术交流逐渐走上正轨。 唐宋之变论也开始引起中国学者的关注。 然而,从20世纪80年代到90年代,对国内宋史研究的影响仍然非常有限。 这与20世纪80年代、90年代国内宋史学者主要受到20世纪50年代、1960年代形成的封建社会内部分期的影响是分不开的。 的。 王曾钰先生也表示,唐宋时期确实有很多变化,但与春秋战国相比,最多只是一个小变化的时期。 我以前的老师栖霞老师也说过,湖南内藤近代论的内涵是什么,目前还不清楚。 而且宋朝与现代欧洲的差距非常大,很难说有现代内涵。 唐宋之变,实际上是中国封建经济制度内部发生的演变。 However, because the senior scholars who dominate the academic circle of Song history have such an understanding of Japan's theory of Tang and Song changes, Naito's theory will naturally not be taken seriously in the academic world. Even the response of the Sui and Tang historians to the theory of change in the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was only from the theoretical perspective of the periodization of feudal society. One thing that needs to be noted is that although domestic scholars of Song history do not agree or respond to the characterization of the social nature of the Song Dynasty by the Japanese theory of Tang and Song changes, due to the development of Miyazaki and others, some social and economic history content has been added to it. The issues and categories discussed are actually very similar to the issues and categories of feudal social economy discussed by domestic scholars. Discussions of specific issues such as tenant status, land ownership, principal-customer system, currency, and cities, the two countries had a profound impact on the society of the Song Dynasty. There are also more interactions in the field of economic history.

The theory of Tang-Song change really had a great influence on the study of Song history in China. It actually started at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It became a hot topic at this time. I think it has a lot to do with the repositioning of the history of the Song Dynasty in the academic circles during this period. 。 Since the 1980s, domestic historians have changed the previous prejudice that when referring to the Song Dynasty, it was always equated with political decay, academic reaction, economic poverty, and military weakness. It was only at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that it began Reunderstand the role of the Song Dynasty in the development of Chinese history. Mr. Qi Xia believed that the economy of the Song Dynasty was at the highest peak of the two saddle-shaped developments of China's feudal economy, while Mr. Deng Guangming called the Song Dynasty the highest stage of the development of my country's feudal society. It was unprecedented in feudal times. The international community has also begun to re-understand China's position in world history since the Ming and Qing Dynasties. Among them, the California School of the United States is the most prominent, such as Frank's "Silver Capital" and Pomeranz's "The Great Divergence", etc., making young and middle-aged people discussing the Song Dynasty Scholars are no longer satisfied with only positioning the high development of the Song Dynasty within the Chinese feudal society, but hope to give a new evaluation of the Song Dynasty in the context of world history at that time. At this time, the views of Tang and Song reformists in Japan, the United States and Europe, who highly valued the historical status of the Song Dynasty, just met this requirement, so views such as the economic revolution of the Song Dynasty, the beginning of modern China in the Song Dynasty, and the renaissance period in ancient China prevailed. 起来。 In other words, China's status as a great power does require a new understanding of China's history, and the study of history can never be separated from the understanding of reality.

Furthermore, I believe that the fact that the changes in the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became a hot topic in domestic research at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is also related to the lack of a well-established theoretical paradigm for the study of Song history. The theoretical paradigm of studying Song history in mainland China has not made any new developments on the basis of the 1950s and 1960s. Although the periodization of ancient history and related issues that occupy a central position in Chinese history began to be questioned in the mid-to-late 1980s, as mentioned above The leading figures and backbone of research on Song history all adhered to this theory, and the theoretical crisis was temporarily covered up. But at the turn of the century, senior scholars either passed away or retired, and the crisis of the old paradigm began to emerge, such as land system, tenancy system, land rent form, feudal society, peasant uprising, class relations, etc. The issues and theoretical categories discussed in the past Most of them are deliberately avoided by young and middle-aged scholars, and new periodization theories have not been produced. This is another background for why the theory of change in the Tang and Song Dynasties became a hot topic at the turn of the centu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