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清照宋朝婉约派词人

李清照,号易安居士,山东济南人,是两宋之际诗、词、散文皆有成就的女作家。但她最擅长、成就最高的还是词,在艺术上独有成就,其词被称为“易安体”,人们称其为婉约派正宗。

李清照的父亲李格非是当时的文学家,母亲是状元王拱辰之女,也很会做文章。从小生活在有浓厚文化气息的环境里,使李清照很小时就与众不同。18岁时,她与太学生赵明诚结为夫妻,婚姻生活典雅美满。赵明诚是我国著名的金石学家,著有《金石录》一书,李清照后来写了一篇《金石录序》,详细地记载了夫妻共同生活和对书画金石的爱好。

北宋灭亡后,李清照夫妇仓皇南渡。公元1129年,赵明诚在建康(今南京市)病故,李清照从此只身漂泊于台州、温州、金华等地,过着颠沛流离、凄凉愁苦的生活,后来定居临安,在凄苦孤寂中度过了晚年。

李清照的一生,以南宋高宗建炎元年为界,可分为前后两个时期,她的词作也随着她生活的变化而变化着。南渡前,其作品主要是对大自然的描绘,对真挚爱情的抒发,清新明丽,意境优美.南渡后,悲伤于自己的身世和失去的幸福,又面临着民族的灾难,故而其作伤时感世,悼亡思乡,沉郁感伤。

前期词主要描写伤春怨別和闺阁生活的题材,表现了女词人多情善感的个性。如《如梦令》描写惜春怜花的感情:

昨夜雨跣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裳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另一首《如梦令》:

常记溪亭日暮,沈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波,惊起一滩欧贫。

她因赵明诚外出而作的相思怨别词,更是情意深挚,别具一格。如《醉花阴》描写女词人在“佳节又重阳”时,倍感孤寂,于是以黄花自喻说:

薄雾浓云愁永昼,瑞脑销金兽,诖节又重阳,玉枕沙尉,半夜凉初透。东篱把酒黄昏后,有暗香盈袖,莫道不销魂,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

词构思新颖,意趣高雅,不是-般男性作家代言体怨词所能相比的。又如《一剪梅》下篇抒发词人盼望丈夫来信的心情: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李清照后期的词则充满了“物是人非事事休”的浓重伤情调,表达了她对故国、旧事的深情镍恋。如《声声慢》上篇表现词人“寻寻觅觅”,又无所寄托的失落感,以及在“冷冷清清,凄凄慘惨戚戚”的环境中独自伤心的神态。下篇触景生情,悲秋自怜:“满地黄花堆积,憔悴损.如今有谁:甚摘?守着窗儿,独自怎生得黑?捂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

这次第,怎一个愁字了得!”全词语言明d,节奏急促,情调凄婉。另一首有名的《永遇乐》由元宵佳节引起感伤,追怀往日的“中州盛日”。下篇写道:中州盛日,闺门多暇,记得偏重三五,铺翠冠儿,捻金雪柳,簇带争济楚。如今性悴,风鬟霜獒,怕见夜间出去,不如向,帘儿底下,听人笑语。

全词流露出国家变故、昔乐今哀的深切悲痛之情,后来宋末词人刘晨翁读此词,不禁“为之泪”。

李清照的词,不沦是清丽明快亦或沉重忧虑,总是以朴实自然的语吉、抗扬顿挫的音律、至情感性的感情代代流传着,给人美的感染,给人至卨的艺术氛围,给人难以忘怀的共鸣。在宋代间人中,卓然自成-•家,所谓u以寻常语度入音律”者也。她是中国古代义学史上首屈…指的女作家,怍品颇丰,论同强调协律,崇尚典雅、情致,提出词“别是一家”之说,反对以作诗义之法作间。她也能诗,但留存的不多,部分篇章感时咏史,情辞慷慨,与其词风不同。但经过历代大量地散佚,到清朝加以整理时已所剩尤多。

李清照死干哪年已不可考,她的传世之作是《漱玉词》,基本属婉约派,由于她-生的经历比晏几道、秦观等更艰苦曲折,加上她在艺犬上的力求专精和在文艺上的多方面才能,词的成就超过了他们,她后期的饲还兼有豪放之长。她的《思项羽》诗和“南渡衣冠思王导,北来消息少刘馄h的诗句反映了她忧国忧民的情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