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煦即位后之旧党成员遭贬谴原因何在

宋哲宗赵煦,堂堂北宋第六皇子,不甘寂寞,一展披肩成帝之志。今日,让我来诉说这段离奇历史。

宋哲宗赵煦,尽管年幼登基,却身陷北宋党争漩涡,其统治时期,是北宋政坛最热血沸腾的一刻。最初,年幼的赵煦由祖母高滔滔(她是宋英宗的妻子,宋神宗的母亲)垂帘听政。高滔滔力挺旧党(就是保守派),于是旧党一度横行,变法派遭受残酷打压。高滔滔离世后,赵煦终于可以独断专行,他毫不犹豫地支持变法,变风换俗,打压旧党更是毫不手软。

然而,当年赵煦登基时只有九岁,身边高滔滔和一群旧党士大夫如影随形,几乎所有他崇拜的父亲宋神宗所施政策都被抛弃,他不敢发出半点异议,如履薄冰。赵煦童年时光犹如坐牢,一直压抑自己,为了自保,他忍辱负重,直到高滔滔离去。

高滔滔垂帘听政的黑暗时代终于结束,压迫得赵煦几乎无法呼吸的大山已不再挤压他的胸膛。赵煦迎来了一阵风暴,他以惊人的姿态召回了众多人,贬斥得几乎所有的旧党成员,不认同他的主张的统统遭殃,而那些长期被打压的旧党成员也沸腾着复仇的热血,仿佛主宰一切的复仇之神。在众多旧党代表中,赵煦最痛恨的人数不胜数。

首当其冲,被旧党强制指派的导师程颐。

程颐与其兄程颢并列为当时儒家学派“洛学”的创始人,他们提出的学说在后来深入人心,最为人津津乐道的莫过于“去人欲,存天理”,以及“饿死事极小,失节事极大”。

程颐坚定支持旧党主张,名声显赫,因此旧党选中他作为赵煦的导师(擢崇政殿说书)。然而,程颐未能理解,赵煦仅仅十岁,年轻人总是充满叛逆,若仅仅是灌输他一些思想,

旧党的保守主张似乎还不够,他们简直是政见不同的狂热追随者,竟然无所不为,将赵煦的私生活当做他们心中的陶瓷娃娃,不停地捏捏掐掐,要求皇帝严格按照他们的奇葩标准来过日子。史书《古今谭概》中有这样一段记录:

程颐担任官职,有一天讲完课程后,皇帝还没离开,随意地玩起弯曲的柳枝。程颐径直前来说:“这可是春天的季节,不能毫无原因地糟蹋自然。” 皇帝将枝条摔在地上,顿时情绪低落。

这就像是一个小孩子刚刚下了课,兴高采烈地玩耍,突然被一个强迫症患者程颐打断,责备他折弯了树枝。这种无理干涉怎能不令赵煦愤怒?程颐是旧党挑选的主讲老师,他的主要任务竟然是监视、规范、改造这位皇帝。而他的教育方法简直是毫无人性可言。《宋史·列传第一百八十六》中有这样的记录:

程颐每次上课,表情庄重得近乎呆滞,然后迅速进入刺耳的讽刺和规劝。

对于一个年纪不过十几岁的少年,尤其是皇帝,他的心胸尚未开阔,程颐这种方式简直令赵煦深感厌恶。不久后,程颐因得罪了太皇太后高滔滔和旧党大臣,遭到政敌(以苏轼为首的蜀派大臣)的猛烈攻击,最终辞去官职。《宋史·列传第

《宋史·列传第一百八十六》中纪录:

有一次,皇帝赵煦身上起了一些小疮疹,程颐并不远离,整日缠着宰相询问情况,还言辞强烈地说:“陛下既不前朝,太后又不应独自坐在那里。君主生病,大臣岂能不知情?”

但这些举动对于赵煦来说毫无感激之意。他亲政后,毫不留情地将矛头指向了程颐,将这位已经辞去官职、在家讲学的老师贬送到了偏远的四川涪州,即使在赵煦病逝之际,也未曾心存宽容。赵煦的兄长宋徽宗赵佶继位后,为了替兄长讨个公道,甚至下令剥夺了程颐所有的荣誉,销毁了他的一切著作。程颐虽然颇有才华,却将皇帝当成普通学生一般教导,最终招致赵煦的深恶痛绝,实在令人惋惜。

在历史上,有一位司马光,他是《资政通鉴》的创作者,这一壮丽业绩足以让他的名字传颂千古。然而,这位历史名人在宋神宗和宋哲宗两朝期间,也曾涉足不少龌龊勾当。

司马光,旧党的无冕之王,终于等到宋神宗这位政治革新的大师一命呜呼,他当然要在神宗尸骨未寒之际站出来,代表旧党毁灭新法。然而,这并不是一件轻松的任务,毕竟新法乃是前任皇帝亲自制定的政策,要想随便更改,简直是要逼赵煦不孝。于是,司马光想出了一个绝妙的主意,他以太皇太后的名义来推翻新法,回归旧制度。《宋史·列传第九十五》中的记载如下:

当时全国人民都在期待着政策的变革,有人说“三年不改,等于不孝于父之道”,但司马光以一举一动都能引发大议论的精湛手法,顿时令人屏息。他说:“先帝的法令,就算过了百年也不应该改变。如果安石和惠卿所制定的政策对国家造成了伤害,改变它就像是扑灭大火、救人于深水之中。何况太皇太后以母亲的身份改变了儿子的政策,这并不是儿子在改变父亲的政策。”

对于赵煦来说,司马光的行为让他无法容忍。这不仅仅是一场新法与旧法的争论,更重要的是,在父皇神宗去世后,司马光立刻推翻了他生前的政策,把皇帝的旨意当成了废纸。不管赵煦与父亲之间有多深的感情,这种对皇帝权威的亵渎无疑令人震怒。

从某个扭曲的角度看,司马光绝对是赵煦心头最深的梦魇,是那个令他如鲠在喉、痛不欲生的人,毫不留情。

司马光在世时,赵煦尚未掌权,但他却为司马光送上了种种超乎寻常的荣誉。《宋史·列传第九十五》中载:

就在那年九月,司马光辞世,享年六十八。太皇太后得知后悲痛不已,她与赵煦立刻前去亲临司马光灵前,礼仪严肃,未曾庆贺,却将司马光追封为太师、温国公,给予一品礼服,送上银绢七千。官员赵瞻和内侍冯宗道被派去保护司马光的灵柩,将其送回陕州安葬。追赠谥号为文正,还立碑以表彰其“忠清粹德”。

然而,当赵煦亲政后,他立即对司马光狠狠下手,一次又一次将其贬斥,最终把他贬至崖州司户参军。幸运的是,赵煦在名誉上还有所顾忌,没有答应章淳建议的开棺戳尸之举。直到宋徽宗继位后,他竟然立下了“元祐党人”碑,将司马光的名字列在首位,永垂史册。当然,现在大家都把“元祐党人”视作忠臣,但实际上,参与刻碑的主要幕后黑手蔡京却是奸诈之徒。

宋哲宗执政最大的噩梦:被誉为“女中尧舜”的高滔滔

高滔滔跨足四朝,从皇后一路晋升至太皇太后,

因为她的贵族血统,高滔滔成为皇室内部旧党的无冕之王,她的地位简直是如日中天。当宋神宗驾崩之后,她毫不犹豫地开始掌控朝政,垂帘摄政。在她的强力支持下,曾经由宋神宗推动的“熙宁变法”政策统统遭到推翻,为了确保这场胜利的果实不会凋零,高滔滔将希望寄托在下一代,也就是赵煦身上,期望他能够延续她和旧党所坚守的政策。因此,她对赵煦的要求几乎变得异常苛刻,简直可以说是异乎寻常。

有传闻称高滔滔对赵煦的监视几近病态,甚至连皇帝入睡都只能在她的眼皮底下进行。对于赵煦的日常生活,她的关心程度之高,简直无以伦比,几乎没有任何隐私可言。即使是对待赵煦的生母朱太妃,她也格外苛刻,曾因朱太妃受到臣子的欢迎而大发雷霆,指责朱太妃的举止不当。每当大臣们上朝奏事时,他们都必须面对高滔滔,仿佛赵煦只是一个摆设。所有这一切都令赵煦对她充满了浓烈的反感,几近到了无法忍受的地步。

不过,值得注意的是,高滔滔是唯一一个具备能力和合法理由废黜赵煦皇位的人,

高滔滔生前,赵煦曾默默忍受诸多不满情绪,如同火山一般的愤怒被封印。但高滔滔去世后,赵煦似乎也有了复仇的冲动。在《宋史·列传第二百三十》中,有一段令人瞠目结舌的记录,记述了章淳对高滔滔及其父的陷害,声称他们企图篡位废除赵煦。章淳将这一阴谋上奏赵煦,建议废除高滔滔的谥号。

当中官郝随加入谋划,试图推动废除宣仁皇后,但皇太后和太妃坚决反对。哲宗感到愤怒,将章淳的奏折焚毁,随觇知晓此事,秘密与惇和蔡卞交流。次日,惇和卞再度提出建议,赵煦勃然大怒,言道:“难道你们不愿意我入主英宗庙吗?”于是,惇和卞止步。

然而,赵煦并未完全同意这一建议,于是章淳提出废除高滔滔亲自挑选的皇后孟氏。赵煦对此表示赞同。然而,在《宋史·列传第二百三十》中,我们也找到了赵煦对废除孟皇后的后悔之言,尽管他发誓后悔,但直到赵煦离世,也没有见到他采取任何后悔的行动。

史书中的记载显示,赵煦报复高滔滔的举动全都被归因于“奸臣”章淳的唆使,与皇帝赵煦毫无关系。无论是废除高滔滔还是废黜孟皇后,都属于皇室内部事务。鉴于章淳的敏感性,他可能是在赵煦的含蓄示意下才提出这些建议。

这或许是历史上最离奇的一出戏,或者说是史官们为了保全皇帝的尊严,故意将赵煦的主动行动归罪于章淳。毕竟,赵煦被高滔滔束缚了这么长时间,若说他没有一丝怨恨,那简直难以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