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哲学家如何披甲当官打破规则

htmlCopy code<div>

<span class="nr2">

<p style="MARGIN: 0px" align="center">

<img src="http://www.lsqn.cn/ChinaHistory/UploadFiles_4258/201001/2010010512511819.jpg" />

p>

<p style="MARGIN: 0px" align="center">p>

<p style="MARGIN: 0px" align="left">

我记得宋朝范仲淹有两句非常有名的格言。一句是大家都知道的,就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另一句是说“作官公罪不可无,私罪不可有”。在唐宋时期,官员的犯罪行为被分为两类,一是公罪,指的是因公务而犯罪,但没有私人私心;另一是私罪,指的是不因公务而犯罪,纯属个人行为。根据《宋刑统》卷2的记载,“公罪谓缘公事致罪,而无私曲者”,“私罪谓不缘公事私自犯者,虽缘公事,意涉阿曲,亦同私罪”。换句话说,官员必须遵循原则,不怕...

p>

span>

div>

我对内容进行了重新表述,并保留了HTML标签。htmlCopy code<p>罪上级和皇帝,不怕受罪,而个人操守,则务求清白,决不能贪赃枉法。p>

<br><br>

<p>中国古代是个等级森严的社会,实行的是主义中央集权的等级授职制。尽管如此,执照儒家的教义,是不能求利而不求义的。义就是凡事须讲究原则。据《三朝北盟会编》卷191,有个低官杨炜写信批评副相李光说:“某闻忠孝从义,而不从君、父。”忠孝是古人的重要道德规范,但忠孝须讲原则,不能说绝对服从君主和父亲的错误,也是忠孝。p>

<br><br>

<p>在等级授职制的官场里,只有像范仲淹那样的哲人,才能提炼和总结出“公罪不可无,私罪不可有”的为官之道。一般说来,做官无非是希望步步高升,得罪上级和皇帝,就无法指望升迁,甚至受惩罚,得死罪。坚持原则,不计较个人的升黜荣辱,当然是一种很高的情操和修养。北宋苏轼说:“平居必〔常〕有〔忘〕躯犯颜之士,则临难庶p>

htmlCopy code<p>很少有像他们这样的人愿意为了坚守正义而甘愿牺牲性命。如果在平常时期都不能坚守原则,那么在面临困难和危险时又怎么能要求他们捍卫节操呢?p>

<p>想要在政治舞台上取得成功,必须巴结拍马,迎合上级和君主,因此说真话和直言是绝对不被允许的。尽管宋朝重视培养士大夫,超越了前朝后代,但在北宋末期的危机时刻,那些溜须拍马、谄媚君主的宠臣们,迅速显露出自己的真面目。面对金军的强烈进攻,李纲和宗泽在危难之际挺身而出,毫不畏惧,肩负起挽救国家的重任。然而,从皇帝到朝廷官员,却无法容忍这两位坚持原则的官员,结果他们都走上了悲剧的道路。p>

<p>李纲因为坚持直言不讳,曾经被贬为监南剑州沙县税务,被降职到最低层的税务所长。(《宋史》卷358《李纲传》) 宗泽更是在官场中默默忍受了长达三十五年的屈辱。尽管宋徽皇帝信仰道教,但宗泽因为在他的官任中没有虔诚地支持道教,遭受了严重的惩罚,被剥夺了官职,甚至被划归为“编管”。(《宋史》卷22《徽宗纪》宣和元年三月) 他可以说是在谪籍中度过了半辈子。p>

htmlCopy code<p>我能理解他们的立场。他们更愿意忍受挫折和贬职,而不愿在原则面前动摇。只有如此,当国家陷入困境时,才能毅然站出来。p>

<br><br>

<p>朱熹在《朱子语类》卷129中提到,“至范文正(仲淹谥号)方厉廉耻,振作士气”,这表明范仲淹对宋朝士大夫的名节观念和士气的振兴产生了重大影响。然而,这种影响也不应过分高估。事实上,范仲淹的为官之道对于那些真正出类拔萃的士大夫,即精英阶层,才有影响,而对于大多数士大夫来说,影响有限。宋仁宗时期,包拯曾说:“官吏众多,陷入污染,十人中有九人p>

<p align="center"><b><font color="red">[1]font>[2]下一页 b>p>